获奖作品展 | 关于我们 |  微信号:yyghty
首页 > 名家 > 上海 > 正文资 讯
 

上海玉雕名家崔磊:用心雕琢 不断创新
时间:2013-03-18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前言:作为上海玉雕界中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,崔磊早已名声在外。自2002年以来,他的玉雕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的天工奖评选中获奖。虽然只有35岁...


前言:

作为上海玉雕界中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,崔磊早已名声在外。自2002年以来,他的玉雕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的“天工奖”评选中获奖。虽然只有35岁,但他在上海玉雕界中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虽然已经取得了被业界公认的成绩,但崔磊并不张扬。他并不喜欢谈论所取得的成就,而是谈玉雕业的发展,谈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。“艺术创作最难的是改变自己,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否定自己,再重新塑造自己。这个过程是痛苦的,但我也从中收获了很多……”。

顺其自然进入玉雕业

从事玉雕这个行业对崔磊来说是顺其自然的一件事情。

崔磊的父母、哥哥从事的都是美术工作,从小耳睹目染,他对美术的兴趣也日渐浓厚。1992年从天津市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,他进入天津市特种工艺品厂从事玉雕工作。一年后,他来到上海发展,师从洪新华大师,一学就是5年时间。

“我最开始认为玉雕是民间工艺,无法达到很高的高度,但通过几年的学习,我发现玉雕其实博大精深,有着丰富的内涵,所以就留在了上海发展。”

洪新华大师对于崔磊来说,用恩师形容并不为过。“他的绘画能力超强,在他的教导下,我的绘画技艺有了长足的进步,目前的工作室也在他的帮助下搭建起来的。”

1998年,崔磊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——“小天津白玉工作室”,2004年更名为青藤玉舍,崔磊也进入了自由创作状态。随后的几年,青藤玉舍工作室成为他吸纳人才,求新、新变的的一个平台。

这几年,崔磊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设计上,而对于青藤玉舍的喜爱,他也并不掩饰。“青藤玉舍突出的并不是我个人,而是我们这个团队。”

目前,青藤玉舍吸纳了许多专业人才,连坐水凳的很多都是美术院校本科毕业的学生。对此,崔磊很是自豪。

“之所以取名为青藤玉舍,是因为我家院子里就有一棵青藤,所以取名时就很自然地用这个名了。而青藤的生命力很强,也象征着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。”

坚持原创  摈弃仿冒

“当代的玉雕工艺师一定要搞原创,不能一味沿袭传统,要摈弃低俗的仿冒,在设计上要花更多的时间。”在交流中,这是崔磊说得最多的一点。

崔磊认为,中国古代玉器更多地表现为统治阶级的思想载体,和田玉玉雕作品在工艺美术史和玉文化史上都留下了瑰丽的身影,但这也给后世玉雕艺术家突破传统带来了难以逾越的沟壑。

“这是当代玉雕工艺家向现代艺术家转型的过程,因此,我们期待更现实、更具有时代发展方向的工艺美术理论来指导玉雕艺术的发展。

玉雕艺术是艺术的范畴,依然遵循艺术创作中继承和创新的规律,当代玉雕艺术是体现当代人的思想和观点,它继承传统但又不能离开现实生活。

崔磊说,目前,已经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玉雕的设计上,而工艺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。

作为“皇家御用的珠宝商”而享誉世界的著名品牌卡地亚,自1847年创立以来,便一直是上流社会的宠儿,历久不衰。在160年的悠久历史中,Pasha系列、Tank系列、Santos系列及近年的Trinity腕表系列已经成为经典的代名词。

崔磊认为,玉雕设计完全可以借鉴珠宝的设计理念,珠宝已经被全世界的人所接受,象卡地亚这样的国际知名珠宝品牌一直引领着时尚的潮流,拥有大量的爱戴者,和田玉从材质上是其他珠宝无法替代的,但是还没有具备应有的身份,玉雕作品完全可以量身订做。

采访中记者得知,今年年底,崔磊将去山西采风,吸取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,并尝试与现代理念糅合在一起,拓展创作的思路。

“做玉雕与写文章相同,都有命题,但很多人忽略了。目前,玉雕的题材有些窄,重复的东西太多,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挖掘。象京剧,作为中国的国粹,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完全可以作为玉雕题材,民俗文化方面,踩高跷、划旱船、剪纸等都可以作为素材。这些题材在玉雕创作上可以有很多种表现方式,如用雕塑语言来表现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。”

“艺术创作就是一个否定自己,再重新塑造自己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,但也是体验快乐的过程。就像蚕蛹,它破茧而出,就获得了又一次的重生。”

他表示,并不想把创作仅限于某一类题材或者某一个领域,多变的风格、新颖的创意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,也是不懈努力的方向。

“雕塑、陶艺、绘画等现代表现手法在玉雕创作中都可以借鉴,但所表现的内容仍然是中国的,这是根本,也是玉雕赖以生存的根基。”

目前,上海玉雕界拥有倪伟滨、刘忠荣、吴德升、易少勇、于泾、王平、颜桂明等数十位玉雕大师,他们的作品在传承传统的同时,更突出了创新,无论是从题材,还是工艺上,都达到一定的高度。与此同时,一批后起之秀也在迅速成长,他们构成了上海玉雕界的中生代力量,崔磊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。

中生代往往承担着承上启下的重任,人们对他们的期望自然也会更高。对于这一点,崔磊有着清醒的认识。

崔磊的名片中有一句话:资源有限,创意无限。他说,中生代应该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创作中,而不要受市场太多的影响。

“这几年,和田玉市场升值很快,一些从事玉雕创作的人也转移了工作重心,整天泡在市场里,而荒废了创作,这种现象应该引起大家的关注。”

“其实,想在玉雕界出名并不难,因为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,你只要稍微用点功就会很突出。但现在缺少的就是用功的人。”

他说,西方的油画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,如果玉雕界能有更多象徐悲鸿这样的大师级人物出现,玉雕也同样能达到这样的高度。

“挣钱很重要,但艺术更重要。”

对于玉雕业的未来,崔磊并不悲观。他说,奥运奖牌使用的金镶玉给和田玉的发展带来了契机,目前,从事玉雕的人也越来越多,市场前景非常好。

“只要大家用心去做,一起努力,中国的玉雕事业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。对这点,我充满信心。”

崔磊心语:

白玉—中国文化的载体

玉石-大自然赐予人类美丽的礼物。和田玉更是大地的精华,无论是青花还是墨玉都是美玉。

玉石本身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。一块完美的玉石如果没有好的创意好的雕工,那么它只是观赏石而已,又不具备观赏石灵秀传神,形神兼备的气质。更何况古人云:玉不琢不成器。玉和器是不可分割的整体。玉是天地的造化,器是人类智慧的精髓。一件完美的作品不但要有精良的雕工,更要有超群的创意。它的价值不能简单的用金钱来衡量。

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的长河中,沉淀了太多太多优秀的艺术瑰宝,例如绘画,雕刻,书法,瓷器,青铜器……,玉器更鲜明体现了这一点。如何利用传统文化中特有的题材来表现我们当代的玉雕艺术,使之更具时代感和艺术感染力是我们追求的目标。

在我的玉雕创造中,命题立意相当广泛,如宗教,民俗,现代雕塑……,更在其中运用了现代美术的表现手法如运动透视、人体结构、繁简对比等。另外我们坚持每件作品的原创性,唯一性。我们为每一颗玉石打造属于它自己的故事,寻找和它心有灵犀的有缘人。

艺术的追求是无尽的。我们愿与您一起品尝期待的痛苦和成功的喜悦。祝您早日找到属于您的那颗通灵宝玉。

崔磊获奖作品:

2002年  作品《卧佛》获首届中国玉雕作品“天工奖”最佳创意奖。
2003年  作品《达摩》获第二届中国玉雕作品“天工奖”银奖。
2006年  作品《十全十美》、《财通天下》、《太白醉酒》分别获得“珍藏奖”金奖;作品《太师少师》、《甜蜜》分获“珍藏奖”“最佳工艺奖”和“最佳创意奖”。
2006年  作品《妙笔生花》获“天工奖”银奖,作品《弥勒》获“天工奖”铜奖,作品《成功》获“天工奖”优秀作品奖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上海 玉雕 名家

上一篇:上海玉雕名家于雪涛
下一篇:上海玉雕大师郭万龙

分享到: 收藏